不想当策划的铲屎官不是好美术 对话《无悔入华夏》主美跳跳

“《无悔入华夏》的画风好奇特啊?”“为什么人物都是无脸的?”“画面背景是参考哪个流派的美术风格呢?”……

有不少玩家曾来询问,《无悔入华夏》的画风这么奇特,是怎么设计出来的。今天东方小编我就带大家来认识下我们的美术负责人跳跳,一起见证《无悔入华夏》中那一帧帧精美画面的诞生。

PART 1 跳跳其人

东方:首先介绍一下自己呗~

跳跳:我是跳跳,是《无悔入华夏》的美术负责人,主要负责游戏里所有的美术表现,帮骆驼把他的想法用可直观的手法实现出来。同时我自己也会对游戏提出一些自己的看法,我并不是完全埋头画图,策划方面也有参与。

东方:策划方面有参与哪些部分呢?

跳跳:我想加进去什么玩法,或者觉得什么东西比较有趣,我们会互相讨论。现在游戏里面的外交系统,最开始其实并没有。当时是因为我觉得让国君们进行外交,互相沟通,会让游戏的策略性更好,所以就加进去了。后期这个部分越做越大后才变成现在这样一个系统。

东方:为什么是一个戴帽子和墨镜,手持斧头和猫咪的形象呢?

跳跳:戴着帽子是因为平时上下班通勤时我喜欢戴着帽子跑来跑去。斧头是我最近买的一个小武器。

东方:是真的吗?带斧头可以进地铁吗?

跳跳:嘿嘿,我不坐地铁。是真的斧头,它是一个开了刃的武器。但也没有随身带,现在放在公司了。

东方: ∑( °△°|||)你想用它来干嘛?

跳跳:其实就是比较喜欢这种冷兵器。现在其他小伙伴开水果的时候就会用到这把斧头,特别好用。戴的那个眼镜是一个3D眼镜,用来看电影的。我平时比较喜欢看电影,看各种各样的故事。比较喜欢《异形》、《魔戒》、《普罗米修斯》等世界观比较丰富,故事写得好的电影。最近看了一部《超脱》,讲生活和人性的,感觉也很不错,推荐一下。

东方:是有养猫吗?

跳跳:我养了一只奶牛猫,三岁了。当时在北京玩,路边一个大爷特别热情地给我看他的猫,我看着觉得挺可爱的,就花了60元买了下来,虽然之前根本就没准备养猫……

其实我比较喜欢肉肉的法斗,但是没有时间就只能养猫。现在我就和猫一起生活,平时它不开心打我,我不开心也会打它,互殴一下就都开心了。除了我,陆生也养了猫。我的猫的名字大家可以猜一猜~

东方:说到陆生,你和他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关♂系吗?

跳跳:他老是和我说,击剑去!击剑去!感觉gaygay的…所以我就把他的心里话写进去了。他和冰瓜是两个萝-莉控,整天玩二次元游戏,所以我就让他们两个一起击剑去了(笑)。

东方:骆驼怎么把你“骗”过来的?

跳跳:骆驼找我的时候,我还在北京做自己的小项目,也是独立游戏制作人。当时骆驼找到我,说想做独立游戏。他给我看了他一个人做的《我要做游戏》,问我有没有兴趣,我说等我周末看一下再给你回复吧。之后我就研究了一下这款游戏,发现它虽然特别小,但里面的系统都挺完整的。虽然有些地方没有打磨得特别好,但一个游戏该有的东西它都有。而且我看了骆驼的开发文档,他一个人做了这么久,我觉得他确实是一个有行动力的人。

我在工作中经常遇见一些人说自己特别喜欢游戏。他们确实喜欢游戏,只不过是喜欢玩游戏,但误以为自己喜欢做游戏,所以实际行动时执行力会有所欠缺,最后导致项目不能落地。但是从骆驼这里,我能看出他是确实喜欢游戏也有行动力的人,所以我就加入了。而且当时我问骆驼想做哪个历史时代,我喜欢春秋战国,他说他做的第一个时代也是春秋战国,哈哈。

最初骆驼所介绍时的《无悔入华夏》只是一个小游戏,我们提了很多可能的方向,后来一直拓展直至今天的样子。

东方:是一开始就想做一个历史相关的游戏吗?

跳跳:并没有。我之前的游戏是一个中世纪的卡牌游戏,我玩游戏和看电影一样特别杂,既看文艺片又看恐怖片,只要故事好就行。骆驼给我介绍了《无悔入华夏》以后,我觉得可施展的方向很大,可以让我加很多自己的想法进去。之后如果有别的好故事,或者有趣的想法,我也会去尝试。

东方:你定义的有趣有没有什么标准呢?还是纯粹主观的感觉?

跳跳:首先玩法上要特别好玩、有趣味性。其次我比较关注用户体验,不能让人玩起来感觉不舒服。还有就是我不需要特别大的创新,哪怕是已有的玩法,只要能做出花来,我也愿意尝试。

作为一个美术,我在美术方面喜好会比较偏门一点。市场上同质化的东西我很容易腻,例如大多二次元游戏,做得很好,但玩久了有点让我审美疲劳。不过如果确实品质做得很好,例如《原神》,做得真好,我点赞。

东方:除了《原神》,还有觉得不错的游戏吗?

跳跳:《月圆之夜》、《极乐迪斯科》、《只狼》。还有《冥河:旧日支配者之治》,这是一个比较偏门的游戏。之前克苏鲁风格火的时候,涌现了一大批这个主题的游戏,但是它们全都抓不准这个味道。这些游戏只是用了这个IP,却没有做出相应的感觉。而《冥河》虽然是一个“小作坊”做的,但他们用特别少的资源准确地抓住了精髓。我觉得这算是独立游戏的典范,证明了创意的重要性。

———————————————–

PART 2 关于无悔入华夏

东方:《无悔入华夏》的美术风格是你一贯以来的风格吗?

跳跳:是专门为《无悔入华夏》做的,我之前的项目和现在的风格差别很大。我希望我做的东西都是特别的,如果自己的作品有很多同类,那我自己也没兴趣做下去。

东方:当时是怎么确定用“无脸”这种风格的呢?

跳跳:其实是顺其自然的。我们当时测试了很多种风格,在确定外交系统、征伐系统之后,我就一直在研究用户体验。考虑到这是个手机游戏,玩法已经很复杂的情况下,再在美术方面做得比较累赘,就会分散玩家的注意力。所以我一直在做各方面的简化和弱化,让玩家一眼就能看懂这种极简的设计。

顺着这种思路自然而然地做出了整个世界的地图和区域划分,这时我感觉有点呆滞,便想加入一些和人有关的设计。一开始使用一个弱化了脸部的女性角色,尝试之后感觉在手机上看挺舒服的,也有视觉重点,便敲定了这个方向。后面一直沿用了这个无脸的设计,也都觉得和游戏很契合,就不强迫自己和别人一样把脸补完了。

东方:能不能说你是从游戏本身和用户体验出发去设计美术风格?

跳跳:对,我是从游戏出发。所以我并不是只负责美术方面,所有的系统我都会去了解。玩家来玩游戏时,我会考虑希望他被什么所吸引,再进行一个取舍后选择了目前这种画风。

东方:有从哪里获得灵感吗?

跳跳:城市里的建筑物参考了皮影戏的剪影。做出来之后感觉和现在游戏风格的高饱和不是很搭,建筑特征也不是很明显,就又做了一些自己改进。还有里面的小兵,很多人问为什么没有脚。因为游戏最重要的是策略性,小兵只是表达策略性的一环,就参考了国际象棋中的小兵,使两个国君交战像是下象棋。在大地图上攻占国土的士兵就是一个个钉子,钉在对方的国土上,十分恰当。

东方:为什么小兵就有眼睛呢?

跳跳:因为有眼睛会让你感觉比较炯炯有神(笑)。

东方:《无悔入华夏》的美术风格对你来说是创新或者突破吗?

跳跳:其实还好。做过的每一款游戏风格都会和玩法与策划案高度契合,所以每一个美术都挺特别的。

东方:有遇到什么比较头疼的问题吗?

跳跳:现在有一个,就是山海界。一是因为山海界牵扯的部分比较多,二是因为比较急没有给到完整、清晰的策划案。每个建筑物升级的节奏和外观轮换表现都还没确定下来,现在给玩家的体验比较割裂。

我在效果图上做了一个完整的版本,但是玩家玩到的版本可能不是我预期的。现在正在优化这部分的设计,希望山海界能更清晰更直观,同时又具有可拓展性。让玩家每进入一个新的时代,山海界能有新地形展开。

东方:如何看待游戏对于华夏历史的传承?

跳跳:我不知道《无悔入华夏》现在的影响力有多大,感觉应该没有那么大。我觉得一个游戏在影响力没有那么大之前,它不用主动去承载传承这种责任。我做这个游戏单纯是觉得它好玩,有趣,不会纯粹去为了某种使命而做。但是如果《无悔入华夏》后期的影响力越来越大,我们也会更加认真谨慎地对待,尽量做出更优质的内容。

东方:现在的《无悔入华夏》是你们一开始做时所预期的那样吗?

跳跳:一开始骆驼想做的可能是一个比较小的游戏,只比《我要做游戏》大那么点儿。但是后来我们沟通了很多拓展的玩法,他和我都觉得可行。现在的的样子也是我想要做、想要玩的游戏的样子。

东方:现在是希望做一个简单有趣的游戏,还是更深入更耐玩的游戏?

跳跳:我都要(笑)。

———————————————–

PART 3 别走!还有那些小秘密…

东方:据我所知,游戏里一些细节花了很多心思,但是玩家可能不一定能发现?

跳跳:游戏里的元素都是有据可循的,才能让人信服。我会把真实素材的特点提炼出来,通过调整使其更加有辨识度。现在就在考虑把城市做得更加差异化,能看出是某个历史名城。虽然最后呈现出来的效果可能玩家不会一眼认出,但我在自己这边说得过去。

东方:有没有和骆驼吵过架呢?

跳跳:没有特别大的争吵,但是有小的分歧。

比如用户体验:之前进行Q群测试的版本没有新手教程,我吐槽时骆驼就说没时间做,后来我自己强行在设置里加了新手教程,不然玩家一个字都看不懂……虽然现在的新手教程也有点简陋,我不是特别满意。

还有就是外交系统:我设想中不同性格的国君在交往时会有不同的反应,很有趣。比如一个暴躁的国君,如果好感度很低,他就会骂人“这家伙怎么又来了!”但因为优先级的问题一直没加上。

还有音乐:最初测试时没有音乐,我完全忍受不了。美术方面我拼命渲染氛围,但是音乐部分完全没渲染到。当时我就说,虽然这个游戏是我做的,但是现在什么都没有,我都不想玩(掀桌)。

东方:那和骆驼之间有什么趣事么?

跳跳:其实我们之间合作挺舒服的。比如他说“我要一个加速的功能”,我做出界面后会想,这个功能不能直接叫加速,太生硬了。我就把文案改成了“急行军”。为什么急行军会损失资源?因为士兵要把东西丢掉才跑得快……如此这般最终把这些功能都圆回来。有时玩家看到的文案不一定是谁写的,可能是骆驼,也可能是我。有时策划案也会为了比较好看的美术效果而调整,双方都会相互妥协和融合,最后出来的结果彼此都满意,这是我觉得难能可贵的。

东方:之后有什么想要新尝试的吗?

跳跳:名臣方面会尝试做得花里胡哨一些,当然是在我们的风格范围内,不会特别出格,会加入更多女性。还有就是一个小彩蛋,以后考虑在山海界做一个养野兽的兽栏,把骆驼关进去……

东方:对于不喜欢这种画风的玩家有什么想说的吗?

跳跳:每个人的喜好都是不一样的。《无悔入华夏》的画风匹配它的玩法,所以可能单纯看图片会有疑问,这点我能够理解。但如果你亲自体验了游戏,还是不喜欢这种画风,玩法也没法挽救的话,那我建议你赶紧关了这个游戏,去找下一个喜欢的游戏吧。希望你和我一样都找到自己开心的事情呀。

东方:那对一直支持《无悔入华夏》的玩家呢?

跳跳:感谢你们的支持。虽然我做游戏的初衷是出于自己的兴趣,但是在这个过程中能遇见同类,还是一件很值得庆幸和珍惜的事。

———————————————–

呼~感谢大家看到这儿!

除了跳跳,制作组中还有没有你想了解的呢?

留言告诉东方,东方会潜伏到ta身边!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