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产品设计角度阐述游戏制作的10个问题

        我经常提到Brian Tinsman对于创新的追求。这种追求不仅体现在的他的Magic游戏设计,甚至贯穿于他所从事的任何一项工作中。Brian曾经针对Wizards of the Coast(注 :位于西雅图Emerald City的游戏公司)研发部门所具有的全部资源进行了深入思考,并发现那些杰出的Magic游戏设计创意都是源自于这里(注:他们不但开发了《龙与地 下城》和《决斗王》这两款大型游戏,也创造了许多有趣的小游戏)。是否有哪一种方法能够帮助我们更好地集思广益?

  最终结果便是组成了一个小组并例行参加两周一次的会议,即Brian口中的“游戏设计最佳实践团队”。研发部门的每一名设计者都受到了邀请。在每一次回忆中,不同的设计者将 会选择任何与设计相关的主题,并一起花费数个小时讨论这个话题。而今天我要着重讨论的话题是我在第一次会议中所选择的主题内容。

  Brain和Braun

  我们那次的讨论始终围绕着Dieter Rams提出的游戏设计10大原则。让我们回到过去,从那天讨论的起始主题:“谁是Dieter Rams”开始说起。根据维基百科的解释:

  Dieter Rams

  Dieter Rams(在1932年5月20日出生于德国黑森邦威斯巴登市)为著名德国工业设计师,与德国家电制造商Braun和机能主义设计学派有着很密切的关系。

  为何家用电器产品的设计者会与游戏设计扯上关系?可能不只少数人在思考这个问题。为了更好地理解Dieter Rams与我自己,作为游戏设计者的这种身份之间的关系,我将在以下 列出我们间的几大联系:

  下图是谁?他是Jonathan Ive,也是一名家电设计师,并且正效力于一家非常出名的公司,知名度甚至超越Braun,也就是苹果。

  Jonathan Ive

  Jonathan Ive是苹果工业设计部资深副总裁,但是比起他高高在上的地位,更让我印象深刻的还是他的设计才能。以下的产品你们应该不会陌生吧,这些都是Jonathan Ive杰出的 设计:

  Jonathan Ive’s designs

  Jonathan Ive与Dieter Rams有何交集?让我们看看Dieter Rams的一些作品:

  Dieter Rams’s designs

  很多人认为Dieter Rams作为一名出色的工业设计师,在很多方面影响着Jonathan Ive的设计。而我认为Jonathan Ive是当代最杰出的工业设计师之一,所以我很乐意能够遵循着他 的脚步一直往前走。

  我可是一名纸牌游戏设计者,这与工业设计又有何关联?我的答案是“非常有关系”,因为我认为设计就是设计,无关任何设计产物。为了成为一名更为杰出的设计者,我不能只 懂得游戏设计或者纸牌设计,还应该理解广义的设计理念。

  今天我们要讨论的话题是关于Dieter Rams的游戏设计10大原则,以及这10大原则是如何在游戏设计以及Magic游戏设计中加以应用。如果你真心对游戏设计感兴趣,那么一定不要 错过这些内容。

  首先我们来看看这10大设计原则:

  1)好设计具有创造性。

  2)好设计具有实用性。

  3)好设计具有美感。

  4)好设计有助于我们了解产品。

  5)好设计不会很高调。

  6)好设计是诚信。

  7)好设计经久耐用。

  8)好设计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

  9)好设计重视与环境相协调。

  10)好设计就是尽量避免“设计”。

  好好掂量这10大原则,你会发现它们的确有一定的价值。以下我将一一分析这些原则。

  1)好设计具有创造性。

  首先我们必须先来说说创造性。怎样才能具有创造性?

  1.你的创造必须是新的,或者至少是某一个领域中的一个新理念。如果你想在设计中达到创新,那么你就必须引进一些新元素。

  2.这种创造性必须引起一些证明的改变。不只是新颖就足够了。新的改变必须能够引起设计过程的变化,并推动设计的发展。

  3.创造性必须具有价值。也就是说这种改变必须能为设计带来一些具有价值的新鲜内容。

  4.它也具有一些消极影响或者破坏性。很多时候随着新事物的引进,我们也必须淘汰一些旧事物。

  5.它会导致一定的风险。改变总是需要一定的代价。

  我想Ram在这里真正想要表达的是设计的真义在于前进。也就是你想要挑战一些已知的事物并采取一些潜在的方法去完善设计的每一个步骤。好的设计包含各种改变,并且在必要的 时候也应该接受任何风险。我想要澄清,好的设计具有创造性,但是创造性并不是促成好设计的唯一元素。

  当你将这点运用于Magic游戏中,同样的说法也是,游戏设计必须始向前走。每款新的设计都必须好好衡量它的纸牌,机制,以及不同情境下的主题是否曾经出现过,而现在又有 何变化。是否现代技术能够让我们利用一些新的优势而创作出不一样的产品?如果可以,我们又应该如何做才能够在不改变游戏本质的基础上做出适当的变化?

  computer vs tablet design

  我认为每一款游戏设置都需要采取一些方法而达到创新:

  1.每一个新设置都需要尝试一些之前从未尝试过的改变。虽然不一定是新的关键机制的改变,但是通常情况下这也是不可避免的。

  2.每一个新设置都应该以一种全新的理念去改变过去或者现在的元素。有时候这种改变意味着进一步的发展,但是有时候也未必。

  3.每一个新设置都应该想办法在旧理念的基础上添加一些新元素。换句话说,也就是每个新设置都应该让你能够在桥牌基础上添加新的卡片。

  4.每一个新设置都应该让玩家能够转变对游戏的看法。

  5.每一个新设置都应该能够创造一种属于自己的独特契机。这里所说的契机是指我在游戏设计中总是在寻找一个独特的瞬间,让我能够真正感觉到“就是这时候了”。《Zendikar 》是第一款让我想要创造一片领土而不再是一堆法术的游戏。我总是让自己处身于一个完全相反的情境下,并在这种倒置的氛围里我才能够更好地意识到一个设置的真正魅力。

  我想如果哪一款设置能够真正执行这5种方法,那么它一定能够带来不一样的创新。

  2)好设计具有实用性。

  经常地,当我在速食店的厕所里,我总是会选择使用烘干机而不是卷纸巾,很多拥有同样习惯的人会回答:这样更环保,不会浪费纸资源,并且更加卫生。但是对于我来说,只是 因为“它能帮助我烘干手。”

  在设计中也是相同道理,任何产品都必须具有自己的功能。如果一款设计不能够让用户有效安心地进行使用,那么这必是一款失败的产品。这里我所强调的便是,任何设计都必须 围绕着产品而运转,不应该脱离产品的本质属性。

  iPhone

  如何将这一点运用于游戏设计中?首先必须明确游戏的功能是什么。答案多种多样,而我也始终坚持于我所认可的答案:游戏的功能便是为人们创造乐趣。是的,游戏还应该刺激 思维,促进交流,测试玩家等等,但是总归,如果游戏不能够提供给玩家乐趣,那这一切功能又有何意义?

  我经常询问我的Magic游戏设计者,为何特别的纸牌或者机制或者设置能够让玩家感到有趣。如果他们说不出其中的乐趣,我便会让他们去“寻找乐趣的源点”或者放弃这些设计。 通常,如果连设计者都搞不清楚自己制作每一张纸牌的首要目标是什么,那么他们便很容易陷入无止尽的迷茫和困惑中。

  我经常提及我在《奥德赛》(注:古希腊史诗)中学到的一些内容。在设计中,我利用了纸牌的优势,让玩家不用手便能够控制这些卡片。但是问题就在于,离开了手的控 制,纸牌游戏也就不那么有趣了。但是至少玩家想要玩纸牌。所以如果我能够让他们清楚自己为何要这么做,那么不管任何游戏方法,都能够让他们开心地玩游戏了。而如果我不 能让玩家想要尝试游戏,那么我就是个失败的设计者。

  3)好设计具有美感。

  美学是我经常谈及的另外一个话题,也是设计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简要概括所谓的美学:如果一件问题让我们“感觉不错”,我们便会在意它。有些特性会造就舒适,也有一些 会引起不适。

  美学的作用是帮助一件物品博得人们正面的回应。美学是一门学科,能够更加客观地为我们判别一件物品的好坏,而不只是凭借我们独断的猜测。从生物学的角度来看,人类总是 在渴求一些事物,如平衡性,结构性和完整性等等。而对于设计者来说,他们更加需要理解美学,因为这将深刻地影响着他们的设计会得到怎样的反馈。

  对于任何一种艺术来说,很重要的一部分便是学习艺术规则。就像画家必须了解透视图,摄影师必须掌握光线,作家必须知道如何构造故事。而等等的这些规则都是来源于美学。 也就是图画,照片或者故事等都必须让观众能够有种“感觉不错”的反应。

  游戏设计也不例外。游戏也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